学术堂首页 | 文献求助hg1717.com | hg1717.com|免费注册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hg1717.com|免费注册格式 | 摘要提纲 | hg1717.com|免费注册致谢 | hg1717.com|免费注册查重 | hg1717.com|免费注册答辩 | hg1717.com|免费注册发表 | 期刊杂志 | hg1717.com|免费注册写作 | hg1717.com|免费注册PPT
学术堂专业hg1717.com|免费注册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hg1717.com|免费注册 > 爱国主义hg1717.com|免费注册

张大千的爱国方式——中国式古典园林营造

时间:2016-10-25 来源:未知 作者:chunt 本文字数:5167字
  摘要

??????? 张大千20世纪50年代之后于巴西圣保罗历时17年,耗巨资、在异国他乡精心营造出一座中国古典式名园---八德园(图1),占地约300亩。60年代末,由于客观原因,大千忍痛别弃八德园,移居美国西海岸卡米尔,历时近10年将一座美国风格的古老大宅,改造成为一座中国式名园---环荜庵,占地约5.5亩。70年代末,由于种种原因,大千最终定居台湾外双溪,历时5年,在此倾心营建自己最后的山水画式家园---摩耶精舍,占地约2.7亩,现已成为台湾着名的中国古典名园。
  
  张大千弟子孙家勤绘制的《八德园全景》
  
  三座园林在营建过程中,大千不辞劳苦,均亲自参与一花一木的布置,且对其位置的摆放,达到了力求完美的程度,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结呢?难道仅仅是后人说的他是在营造一幅立体山水画卷吗?这种说法的分量是不是太轻了点呢?游子吟:“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本文试着通过对游子大千在海外经营三座园林的良苦用心,来解读一个以营造中国古典园林的独特方式来表达爱国情结的张大千。
  
  一、country与state的含义之辩,析大千游子的国家观念
  
  张大千,上个世纪50年代之后由于长期滞居海外,且加入了巴西国籍。一时间说他不爱国的流言四起。事情真是这样的吗?那么,这里的“不爱国”与大千心中的“国家观念”到底是怎样一个关系呢?要证实这个问题首先得从辨析“国家”的含义入手。
  
  “国家在英文中可用country与state来表达。Country是与特定土地联系在一起的政治组织,强调的是国民与所居住国家自然领土之间的内在关系,并依赖人们对土地的自然情感将国民团结在一起,由此包含了祖国、国土和乡村的含义。而state是依赖抽象法律制度建构起来的政治组织,更强调公民与国家整体的内在关联,它依赖于法律关系将公民团结在一起,由此包含了政府、公共权利和政体的含义。现代国家的前提是所 有公民都去除了地域、出身、民族、宗教和传统等等这些自然因素,被抽象为拥有自然权利的理性人,他们之间出于利益考虑而通过社会契约的法律机制建构起国家。因此,现代国家政治哲学基础是state,而非country.”[1]37
  
  如上所言,简单来讲:“国家”的所指有两个:一是:country;二是:state.能指则为:country包含祖国、国土和乡村;state包含政府、公共权利和政体。从语言学角度讲,任何事实的成立必须是此事所指与能指的统一。
  
  我们知道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新中国,毫无疑问是“依赖抽象法律制度建构起来的政治组织”,是典型的现代性国家,所以,这里“国家”的 所 指 为state,能指为政府、公共权利和政体。因此,从国家现代性的理论上讲,一个人(公民)要热爱新中国,必须要热爱其政府、拥护其政体及履行公民的相关义务等等,从这个层面上讲大千似有不爱国的嫌疑。但遍查大千史料,他一辈子既没有明确说过他热爱共产党(政府),也没有明确表明憎恨共产党(事实上,张大千在民国时期以及离开大陆以后,也从未加入过国民党,以及任何党派)。他对于这样一个充满现代性的社会主义新中国,完全是中立的态度;因此,要说大千不爱社会主义新中国,这其实也是很牵强的。
  
  再者,大千出生在1899年,到1921年中华民国政府(属现代性国家)成立之前,中国仍是传统性质的国家。那么,中国传统的政治哲学基础是什么呢?
  
  “中国古典政治中,一直伴随着儒家的‘封建’与法家的‘郡县’这两种不同的政治组织原理。……从汉代以来,这两种政治思路有机地交织在一起……体现在国家治理结构上,基本上形成对中心内陆实现郡县制的直接控制,对四海边疆采取封建制的思路。”[1]34-35
  
  这也 就 是 说 我 国 古 典 国 家 政 治 哲 学 基 础 是country,偏重于对土地的自然情感的认同。此时的大千已经22岁,且谙熟传统文化,对有着3000年政治哲学基础为country的国家观念可谓说不为不熟悉。对于一个刚刚兴起的现代性的国家观念的所指与能指,以及那些新颖而又十分抽象的政治概念,就连当时一些政府官员都搞得晕头转向,何况张大千呢?纵观大千的一生青年时代就不喜欢政治,对于什么现代国家他确实没有兴趣、更无心去了解。这也就是说大千的一生,其心中的国家观念都是3000年来,中国历朝历代一以贯之的那个country及其包含的祖国、国土和乡村的所指与能指。
  
  有趣的是,社会主义新中国,虽然在法理上是现代性国家,但事实上却仍然承认country的合理性。毛泽东同志通过“十七条协议”和平解放西藏,以及邓小平同志通过“一国两制”解决香港、澳门及台湾问题,就是最好的证明。这也就是说关于国家的两种所指与能指,在社会主义新中国是同时存在的,并不矛盾,且政府也是认可的。这也就是说这两种“爱国”的诉求在社会主义新中国都是被认可的,只要二者有其一均是爱国的。
  
  就大千而言,60年代前他是传统文化的学习者甚至是扞卫者,他曾亲口说道:“在此之前,我完全临摹古人,一点也没有变。”[2]537大千对中国传统文化了解之深是世人皆知的事,而对“政府、公共权利和政体的现代国家的含义”作为一个不喜欢、甚至讨厌政治的人来说,不了解这样一个现代性的含义太正常了。今天又有多少不关心政治的人知道这两词的含义呢?恐怕大量的国人对爱国的理解也还是停留在country上吧!
  
  尽管,大陆的社会主义新中国和台湾三民主义千的心目中一直是个特殊的概念,这里的“国”是祖国的河山、历史文化,而非政治实体。
  
  在巴西营建八德园耗资200万美金之巨,搜集奇花异草、怪石灵兽,开挖荷塘,遍种梅、兰、竹、菊、松,一花一木亲自参与布局,以能入画方肯罢休,无一景不中国,室内摆设的是太师椅(明清家具)、悬挂的立轴山水、字画,供奉着祖宗牌位;后来的环荜庵和摩耶精舍更是精益求精、精致之极。虽园在巴西、美国、台湾,却身处中国之文化环境之中,这比起如今国内大量的“罗马假日广场”、“美洲花园”等等之类的洋小区、洋 房子,游子大千之举岂不让人敬畏!游子大千以营造中国古典园林的独特方式表达着对祖国深深的眷恋,此心、此情不是爱国又能是什么呢?!